当前位置海伦新闻 >健康养生> 熬夜、三餐不规律、拒绝检查……23岁时 妈妈又给了她一颗肾

熬夜、三餐不规律、拒绝检查……23岁时 妈妈又给了她一颗肾

2019-11-06 07:25:55 来源:海伦新闻 浏览次数:619

浙江医学在线记者金晶记者王蕊

10月3日晚上,国庆假期的第三天。23岁的衢州女孩小玲(化名)身着格子长裙,穿梭在拥挤的白色堤坝上,吹着凉爽的湖风,漫步并轻拍着。

不需要携带大量腹膜透析液,不需要计算换药的确切时间,也不需要担心走几步路会太累。小玲眼前的西湖越来越温柔。

如此轻松,四个月前,小玲甚至不敢去想。那时,她只想吃一种“后悔药”。

23岁时,她将自己推入尿毒症的深渊,因为在她最美丽的青春岁月里,她任性无知。

我第一次见到晓玲是在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肾病中心肾移植病房外的医生办公室里。她成功地接受了肾移植。她母亲捐赠的一个肾脏在她体内建了一个家。

小玲很瘦,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即使戴着面具也无法遮住她精致漂亮的脸。如果她没有撩起裙子,露出左下腹手术的“痕迹”,此时此刻,她应该像其他同龄人一样,大学毕业,找到自己选择的工作,开始新的人生旅程。

“太遗憾了,怎么都想不通,尿毒症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成了肾移植患者。如果当时对这种疾病有一点了解,这种疾病就不会进展得这么快。我希望你能听从医生的建议,好好治疗你的病,不要像我这样任性无知。”

一看到我,小玲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高考结束时,在体检中发现了两种尿蛋白。

医生建议肾穿刺,但我拒绝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种疾病最初在2014年上半年向我发出了一个信号。那年,当我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感到头晕(实际上,我的血压有点高)。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没有好好休息,没有太注意它。

高三的时候我很忙,虽然有时候我还是觉得头晕,但是沉重的学习压力掩盖了我的不适。

高考临近时,学校组织了一次体检。当测量我的血压时,医生发现我的血压有点高(140毫米汞柱高)。

我第一次听说我有高血压,我也很困惑。除了高血压,我没有发现任何其他问题。我决定先参加高考,在暑假期间进行一次系统的体检。

高考顺利结束,但我的家人仍然担心我不明原因的高血压。我的家人决定带我去杭州的浙江大学第一学院仔细检查。正是这次检查发现了问题。我的尿常规显示有两种尿蛋白。医生说有肾病的可能,并建议我做肾脏穿刺诊断。

那时,我不知道蛋白尿有多严重。那时,我收到了江苏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因此,当医生建议我进行肾脏穿刺,而我的家人建议我休学一年来好好照顾自己的病情时,我本能地拒绝了。因为我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或瘙痒,所以没有必要小题大做。

肾脏穿刺晚了半年

我被诊断患有iga肾病。

经过一年的治疗,我擅自停止服药,并停止复查。

2015年9月,我正式成为新生。我的学校在江苏,我学习物联网项目。上课、参加各种社区活动、和同学一起旅行后,我尽情享受大学生活的新奇和美好,我的身体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一个学期过去了,寒假来了。当我到家时,我的家人反复念叨我的问题,并敦促我仔细看看。然而,我又来到了浙江大学第一医院。经过各种检查,我在医生的建议下接受了肾穿刺。

我仍然无法忘记那一刻的感觉。2016年1月的一天,我躺在穿刺室里。在b超的引导下,医生把像针一样的东西戳进了我的身体。二十分钟后,针头钩住了我身体一小部分肾组织。疼痛。真的很疼!

几天后,进行了病理诊断。Iga肾病!医生向我解释说,这是一种慢性肾炎,有许多表现,包括血尿和蛋白尿。我尿常规有蛋白尿。我频繁的高血压也可能是由肾病引起的。

因为当时我的病情不是很严重,医生告诉我可以定期治疗,按时服药,每月定期复查。

第二年,我是一个顺从的病人。我每天吃药,坚持复查。所有指标稳定。

有时候人们就是这样。一旦他们的身体状况稳定下来,他们的头脑就很容易放松。

为了复习,我每个月都要往返于江苏和杭州之间。首先,我每次都要请假。第二,我觉得太麻烦了。坚持了一年后,我觉得有点累。我感觉稳定,主动停止服药,不会再复查。我想我已经康复了。

作为一个食客,我突然对吃失去了兴趣。

毕业前夕,血肌酐飙升至500微升/升。

之后,我完全放开了自己。熬夜是很常见的事情。根据我的心情,我经常吃一顿美餐。

我再次发现自己心情不好。那是2018年,我是一名大三学生。在那段时间,我经常低烧,尤其是在冬天。我一个月要烧两三次,但是每次服退烧药后,我基本上可以从睡眠中恢复过来。

我仍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今年五月,我突然对吃失去了兴趣。看到食物让我感到恶心(恶心和呕吐实际上是由尿毒症毒素积累引起的)。晚饭时间到了,室友们都去吃饭了,只是我不觉得饿。有时候我几乎不吃东西,但是过了一会儿我就把它吐了出来,像黄色的胆汁和水。这对我这个美食爱好者来说太不舒服了。不幸的是,当时我只是觉得胃肠炎。

时间指示器继续向后移动一个月。

毕业就要到了。今年六月,毕业设计完成后,我会见了我的同学,并去他们江苏的家玩。那天,我仍然不能吃东西,但是我吃了一些水果。那天晚上,我迎来了我一生中最可怕的夜晚。我整晚都没睡着。我的心跳非常快(心跳过快实际上是贫血)。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要跳出来了,我快要死了。

第二天早上,我的同学把我送到了当地医院的急诊室。我如实告诉医生,我有iga肾病的病史。做了尿常规、血常规和ct等一系列检查后,两个小时后,医生满脸严肃地走过来说,小姑娘,你的问题很严重,血中肌酐为500毫升/升,可能需要透析。

那一刻,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透析以前在新闻上见过。尿毒症需要透析。

晴天霹雳!尿毒症!

我开始腹膜透析的那天

我匆匆赶回学校办理毕业手续,然后匆匆回家。当我到家时,我的脸、腿和眼睑肿得像馒头一样。

我的家人看到我吓坏了。同一天,他们把我带到衢州当地医院,并立即让我住院。我知道,事情有麻烦了。

仅仅一周后,我的肌酸酐从500毫升/升飙升至1200毫升/升,贫血也非常严重。医生说,我已经诊断出尿毒症。目前只有两种方法,透析或肾移植。(在采访中,小玲经常被提及,她的主治医生魏春春总是为她感到难过。如果小玲坚持定期复查并按时服药,她的病情就会控制在一个稳定的范围内,至少不会那么快。)

听到这些话,我呆了很久。我只有23岁。尿毒症是怎么发生在我身上的?!

抱怨为时已晚。今年7月1日,我开始腹膜透析。

医生在我肚脐附近开了一个洞,并将透析管放入腹腔,用于腹腔引流和液体摄入。我甚至能摸到这根管子。

腹膜透析每天进行四次,从早上8点开始,每4小时进行一次。在此过程中,必须更换透析液。每次透析后几乎是晚上10点。就这样,日复一日,循环往复。

起初,你的手和脚会抽筋,有时你会得到错误的剂量,这会压迫你的胃,导致你呕吐。因为钾含量高,一度连水果都不能吃。

从7月1日到9月10日,两个多月来,我每天都呆在家里。除了去医院,我把自己关了起来,不想出去。

我母亲捐赠的肾脏

我身体里有一个家。

当我第一次开始腹膜透析时,我的父母非常难过地看到我年纪轻轻就受了这么多苦。他们询问了一切,并希望捐献他们的肾脏,以便我能尽快进行肾移植。

7月16日,我和父母一起来到浙江大学第一学院,挂了谢文清博士的电话,向他解释了情况。

谢博士要求我们填写亲属捐赠信息,打开检查表,进行详细检查。很快,我父母的测试结果出来了。我母亲和我匹配成功,适合肾移植。

那时,我意识到什么是继承风。一想到从我母亲的身体里取出一个肾给我,我就感到很难过。

"如果你身体不好,我说活着是什么意思?"作为对母亲话的回应,我流泪了。

2019年9月10日是我的新生日。我母亲的一个肾在我体内建了一个家。

下午一点多,我妈妈走进手术室,因为捐赠者和接受者不在同一个病房。我只能依靠姐姐的消息来了解我母亲。

等待时间是最困难的。一方面,我马上要面临肾移植,我感到不安。另一方面,我非常担心我母亲的身体。

我的主治医生魏春春给了我很多帮助和鼓励。他让我振作起来,与我交谈,并向我解释说,在我母亲捐赠肾脏后,它不会对我的生活和健康产生很大影响,而在我肾移植后,我的生活质量会大大提高。魏博士一再安慰我,告诉我不要害怕。一切都会好的。

4个多小时后,我被推进手术室。我似乎睡了很长时间,晚上10点醒来。医生告诉我移植非常成功。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5点多了,我躺在肾移植病房里,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管子。病房里非常安静,只听到机器的滴答声。

我的指标一天比一天好。我知道这是我母亲的肾,它在我体内一直正常工作。

在病房关了半个月后,魏春春医生告诉我一切都很好,他可以出院了。

9月24日,我走出了浙江大学第一医院的肾移植病房,室外的秋风已经开始,有些凉意。然而,家人的微笑似乎来自温暖的春风。

那一刻,我觉得活着真好。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上一篇:西甲-本泽马梅开二度阿扎尔首秀 皇马3-2莱万特结束2连平
下一篇:快讯:粤宏远A涨停 报于3.14元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
华南首家卡萨帝海尔智慧家庭体验中心落户东莞
《全职高手》出圈记
字节跳动总编辑张辅评:全方位助力青少年健康成长